1. 首页
  2. 资讯

学生论文

如何看待郑州市第一中学学生发表大量学术论文一事?高考舞弊除了考试舞弊、评分舞弊之外,还有个「合法优先」。我本来也是完全不知道的,但是在中国知网搜索了「郑州市第一中学」

如何看待郑州市第一中学学生发表大量学术论文一事?

高考舞弊除了考试舞弊、评分舞弊之外,还有个「合法优先」。我本来也是完全不知道的,但是在中国知网搜索了「郑州市第一中学」在2018年发表的24片文章,老师发表了1篇,学生发表了23篇,其中基因组分析一篇、粉末冶金一篇、X射线探矿一篇、高分子材料一篇、土木工程一篇,IT(人工智能、大数据、编程开发、数据库)十篇,其他六篇。

清单如下:

  • 最好的是周哲某的两篇文章,分别是大数据和人工智能,但是遣词造句符合高中生的水平,而且体现出对概念的理解和自己的想法,在同龄人中非常出色(我就是搞IT的),如果是原创,没准是个好苗子。

  • 最坑的是方某的那篇《新时期计算机软件开发技术应用及发展趋势分析》,里面有个原型设计,小朋友抄成了原形设计,连段落标题都写错了;
  • 全基因组关联分析,明显是某个实验室发的原创文章,带上学生的名字;

  • 粉末冶金材料这种,是高中生能学得会的?
  • 高分子材料这种,高中生能接触到?
  • 大数据在图书馆应用,其实啥也没说;
  • 土木工程、矿物鉴定,这高中生能接触到?

大宋开封府学的学生见多识广,跨越各行各业,实在让人佩服。然后,为什么大宋开封府学的这些17、8岁的高中生要发文章呢?因为可以获得重点大学的自主招生资格。


自主招生资格有什么用呢?北师大自主招生是考生超过一本线后,本校降低35分录取;南京理工自主招生是考生超过一本线后即可录取;你说有没有用


什么样的学生能够参加自主招生条件呢?有学科浓厚兴趣、特长基础、发展创新潜质的优秀高中毕业生。那么如何定义学生具有上述条件呢?奥赛门槛太高,灌水发文章多容易?发两篇文章,挂孩子的名,然后运作一下,通过自主招生选拔,这样高考之后保底降35分乃至过一本线就能录取,直接PK掉十万名竞争对手,岂不美哉?


是不是这样呢?我扫了一遍这些孩子们的文章,又上阳光高考上查了一下发文章孩子们的自主招生情况,触目惊心。为什么学生不能在高考上公平竞争?少数民族加分、边疆地区加分是有助于民族融合的,自主招生减分有助于什么


我统计了一下,2018年发过文章的17个大宋开封府学的学生里,有8个人拿到了自主招生降分录取资格,这个比例已经相当高了。


作为群众,我想请问自主招生的各位高校招生办老师,我今年35岁,扫一眼就能看出来这些文章的好坏,有没有深刻理解和创新潜质,各位老师看不出来么?明显的新闻水平的论文,各位老师看不出来么?文章内容只配用呵呵二字,各位老师看不出来么?各位老师是•看不出来么?


我们这些群众会因为高考舞弊而义愤填膺,因为我们要的就是公平,就是通过个人努力改变命运的公平。就算生下来家境不同,有贤愚美丑的分别,但是最后在竞争时还是考场上真刀真枪比一比;但是这种程序上一切合法、经不起有心人推敲的自主招生,对那些每天头悬梁锥刺股学习十四个小时的孩子们公平么?


抱歉,有些事情,需要揭穿

郑州一中2018年发表的二十四篇文章,下载地址如下,有心人自取:

https://pan.baidu.com/s/1iUaIc6jOX3rm8gyB7Fg-jg

学生能不能私自发表论文?

学生为什么不能发表论文呢?不论学生还是老师,只要论文不是抄袭,内容有所创新,经出版单位审核通过后,都可以公开发表。

有些学生之所以会有私自发表论文的心理障碍,一是自己没有发表途径,对于没有资源的学生来讲,好论文也未必有人识货;二是学生和老师一起做课题,很多思想、创意来源于老师,对于完成文章是不是应该属于自己没有足够把握,拿出去发表弄不好会得罪老师和同学;三是学生对于自己的论文不够自信,思想创新、引用规范等是否符合学术标准,并不是特别清楚。

学生对于发表论文,如果是自己独立研究成果,那就理直气壮去发表;如果是和老师和团队共同完成,那需要征求老师和团队意见,不能做窃取之事。

近年来,曝光一些大学老师让学生代写论文,在学生发表文章前署名等丑闻,也出现了一些剽窃、抄袭他人研究成果的学术不端事件。这些都提醒大家,对学术保持敬畏,对科研要严谨对待。

作为学生,发表自己的独立研究成果是天经地义的。私自发表论文,这个概念恐怕并不成立。

为什么大学生毕业论文抄袭现象泛滥?

今年刚毕业,纯手写论文,0重复率,某本科。

纯手写0重复,不如当导助。抄袭太多不要紧,顺序颠倒,删删减减,修修补补,简直比手写省事太多,还能拿优秀。

顺便教大家一个小窍门,实在不行可以用百度翻译翻译成英文再翻译回中文,效果杠杠的,试用于查重,不适用于最初老师还在看你稿子帮你修改那阶段。

这问题你换一下问法,抄袭的论文能拿优秀吗?抄袭的论文能过吗?

能啊!

你再问不抄袭能写完逻辑通顺的八千字吗?

很多人是不能的。

那不考研,论文写得好给钱吗?以后找工作就能工资高吗?

找工作也没见有人让我拿出我论文看一看啊……

说来说去,好好写一篇论文变成了,付出太高回报太低。尤其是时间成本。自己东拼西凑都属于好学生了,像我这种自己手写10000字,本意是为了查重的时候好过,不想有麻烦。但是老师给我往死里改,最后我都怀疑写论文不该属我的名字,该属她的名字了。既然思想逻辑构架都给我改了,那我和抄的又有什么区别?

反观一些凑的好的姑娘,遇见一个很忙的导师,倒是过得很轻松。查重也不会高。

还有经费问题,不抄难道闭着眼睛编吗?

身边倒是没有花钱买论文的。一是没什么靠谱的,二是没钱,几百也没。

抄袭泛滥的又何止一个毕业论文,在这个抄袭无罪的互联网时代,我们的另一个号(摆正三观看历史)……被抄袭了,但连我照片都不换……我真受宠若惊。



很多学校(本科,211以上我也没上过,目测不这样)各种考试都是抄过来的!你指望他毕业论文一下子就能纯手写了?

最后抄袭这两个字有歧义,我们大学生叫,借鉴!

界限其实太模糊了,所以堂而皇之,所以理直气壮。

有些大学学生论文造假,你怎么看?

不学无术狗急跳墙,是一种无能的表现。

清华大学马艺妮和宋思睿被曝专利造假、私生活混乱,你怎么看?

清华大学“网红情侣”马艺妮和宋思睿先是被网友曝光约3P,私生活混乱,一经曝光便让人大跌眼镜,此事也变得甚嚣尘上,虽然这只是道德层次的道德败坏,但事件发酵后,广大网友深挖了主角马艺妮的经历,发现他俩18年在清华本科特等奖学金履历中有多处弄虚作假,包括虚构论文的嫌疑,另外,马艺妮在综艺节目中所成的“本科保送清华”、“手握六项机器人国家专利”这两大两点也经不起推销,后经网友核实,“本科报送清华”也是假的,两人均是通过自主招生进入清华(保送不需要考试和面试;自主招生需要笔试面试,成绩合格后成绩需达到一本线才可进入清华);马艺妮提到的“六项机器人国家专利”也已经被正式完全是学术造假行为,其只是其中三项专利的参与者,一片论文的共同作者,且该论文未被核心期刊收录。

如果说骚扰北大女生要求3P属于个人属于个人道德问题,那么其后的公然声称“本科报送清华”、“手握六项机器人国家专利”这些事情就不属于个人私事了,其行为则是赤裸裸的欺骗行为,在公众媒体面前,为吸引眼球,进行形象虚假包装,俨然不讲学术严谨和公众信任当回事,这样的“高材生”,以后走上工作岗位,为了利益还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并且,高端人才犯罪造成的后果更加严重、影响也更加恶劣。此件事情如不严加惩罚,学术造假、虚假宣传便会大行其道。

在这里,我不想讨论马艺妮及其男友宋思睿网约3P这件事,毕竟这属于个人私事,道德层次的谴责的谴责在脸皮厚重之人面前也无济于事,我只是建议清华大学严惩两人,坚决抵制和扭转这样的学术风气,让那些道德败坏、自私自利、心术不正的得到他们应有的惩罚,还知识界朗朗乾坤。

高三学生要求家长帮助发假论文,怎么办?

假的必经是假的,到最后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竹蓝打水一场空,如果说有这种想法的人还是不要去考什么大学了,一个虚伪的人就算考取了大学有什么用呢!

厦大副院长博士论文涉抄袭硕士生毕业论文,为何抄袭学生论文事件屡见不鲜?

抄袭学生论文、学术造假、同行评论造假……近些年学术界不端事件不断爆出,有些规模很大,让人唏嘘。

厦大副院长博士论文抄袭已经不是首例这类案例。几年前,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商学院前院长孙选中,在2008年4月完成的博士学位论文《服务型政府及其行政机制研究》 总字数18万余,除去封皮、中英文摘要、目录、参考文献、致谢等,正文约16万字,其中约6万字与他人此前已公开发表的研究成果重合或高度相似。恰好那段时间我在协助女儿做一个课程大作业,作业布置上第一个要求就是原文引用别人文章观点的时候必须先得到作者的允许,还要清楚注明作者和来源,我告诉她孙选中的疑似“剽窃门”时,她十分不解地问,“美国小孩子都知道不能做的事情,为什么中国的专家会去做,而且还会有很多专家去做?”

在中国抄袭、剽窃蔓延一直是被广泛诟病的恶习,尤其是在学术界。近些年来,不少类似孙选中这样的“泰斗级”人物被纷纷曝光,网上随便一搜就能找到一大把,这其中李连生事件给我的印象最深,不是因为这位前西安交通大学教授、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得主的造假严重程度,而是因为从2007年起西安交大有六位老教授连年对他进行举报居然都被校方阻止了,最后还是央视《焦点访谈》曝光后才开始处理,这让我忍不住去猜测学术造假在中国的普遍程度。

更可怕的是,这两年中国人抄袭剽窃等学术丑闻已经走出国门、“名扬”海外了。这从英国一家学术性医学和科学文章出版社大批撤回中国涉假论文的数量便可见一斑。就说不久前世界著名学术出版商斯普林格(Springer)一次性撤下中国学者发表的107篇论文吧,不仅创下正规学术期刊单次撤稿数量之最,而且卷入这次极不光彩事件中的不乏有来自像上海交通大学、浙江大学等名校的颇有名气的学者。如果说事件本身已足够丢人,更丢人的是中国科协会却出面指责斯普林格出版集团“理应对此承担责任”,认为其“内控机制不完善、审核把关不严格”,导致有漏洞可钻,不禁让人无语,难道我们必须让别人像防贼一样随时严密布防才是?

而我自己的遭遇不用细说恐怕多数的读者都已经知道了。作为一名原创作者,这些年来我被剽窃抄袭的文章无计其数,私人侵权如今已经不算什么了,可怕的是不乏“国”字号的媒体。就说习大大访美时我曾写过的《揭秘习奥会上的美国特工(多图)》的文章吧,图片用的是一名记者好友的,结果发出来当天晚上就被环球网“国际新闻”栏目抹去作者后原文原图作为新闻发送,很多网友粉丝纷纷向我举报,经和对方律师交涉并在微博公开谴责之后,对方终于标上了“来自心路独舞的博客”字样,此时,很多媒体已经转发了“环球网的新闻”,形成了大面积的二次盗版。同样遭遇的还有《有图有数据:爆买全球的中国人其实还很贫穷》(盗版后更名为“全球买买买,中国人其实穷得瑟”)、《一组数字告诉你中国房价的世界排名》、《有图有数字:国内的养车用车费吓坏了美国人》等等,假如你把我博客文章的题目拿来搜一搜,肯定会发现大批的侵权网站,还不说那篇至今仍在广泛流传的《那些到美国后彻底颠覆的概念》(又名《你了解的美国不是真美国》)。

这类事件为什么会屡屡发生呢?我觉得主要的原因是惩罚手段无力。以美国为例,抄袭、剽窃和学术造假轻则会被警告、降级、撤职和解约,重则会进监狱,譬如:美国伯灵顿市佛蒙特大学医学院的副教授艾里克·波赫尔曼(Eric Poehlman),2006年申请NIH基金时使用了虚假数据,被伯灵顿地方法庭判刑1年零1天;还有爱荷华州立大学前助理生物医学教授韩东杓(Dong-Pyou Han)因伪造研究数据、提交不实报告获取政府资助等触犯了联邦项重罪,最终获刑57月并罚款720万美元等。

值得欣慰的是,近几年国内抄袭、剽窃的社会反对力度越来越大。从这个角度上看,我对现状的改变充满希望,因为我们每个人都知道,靠抄袭、剽窃、作假牟利的民族是没有希望的。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